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美贞历险记绳缚

去年夏天,我去警局找妹妹,她正巧不在,我从大门口出来,打了辆出租准备回家。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,司机说车有点毛病,下车修理,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。我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,不知怎么头就开始晕起来,想拉开车门,却发现车门是锁上的,车窗也落不下来。我的头更晕了,一股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

和尚与女人

和尚与女人   天色将暗,远处有归鸦还巢,”啊“的一声,昙光忽然抬起头道:”段姑娘,进塔里歇歇去吧,明日找个船过江。“那五明塔废弃已久,里面黑洞洞的满是灰尘。段纹碧看了一眼,打了个寒战道:”我不去!大师,你放了我吧。“当昙光一刀击倒段松乔时,她心中只想为父报仇,此时却只想着能逃开昙光。暮色中..

被奸淫换武功

被奸淫换武功 向扬见这老者神态猥亵,举止怪异,心中大起反感,道:「老丈,请让开。」  那老者不答一字,头也不回,只是盯着屋中三男一女猛瞧,身体不住晃动。  向扬微感奇怪,仔细一看,那老儿一手抵着窗欞,另一只手却伸进了裤裆里,正前前后后地把弄发洩,鬍鬚掩盖下的嘴唇也古里古怪地扭 动着。  忽..